课堂过叶昭君统走向极端的风貌引起关切

  □晚报记者  钱钰 报道

  昨天,在新黄浦实验学校举行的“全国第五届有效教学理论与实践研讨会”上,课堂过于规范走向极端的现象引起关注,专家呼吁,课堂少一点 “规范”,多一点 “失范”。

  课堂规范误入歧途

  “有些学校要求教师年年更新教案内容,但又规定教师不得使用计算机打字,必须用手抄写教案,搞得教师疲惫不堪”……昨天的研讨会上,华东师大教育科学学院教授王斌华的一席话,令不少老师感同身受,课堂过于规范已走向极端的现象引发热议。

  他还举例说,自从倡导学科教学与现代技术的整合,一些体育老师把电脑搬到操场上去分解动作,很少甚至不再做示范动作。更可笑的是,一位语文老师上公开课,内容是英雄董存瑞舍身炸碉堡。为了营造逼真氛围,老师在教室里安装了一个小型装置,在讲到“英雄董存瑞托起炸药包”时,他脚底一踩,教室里真的“爆炸”了,现场烟雾缭绕,这一阵势将听课老师吓坏,学生课后有感而发,写了一篇作文,题为《我终生难忘的一堂课》……

课堂过叶昭君统走向极端的风貌引起关切。  “现在有些课堂为了追求新奇特的效果,剑走偏锋,弄得过于花哨,让人感觉虚假,显得画蛇添足。”王斌华表示,尽管课堂教学如同体操、舞蹈一样,其一招一式有着极其严格的规范。但现如今,一些课堂规范已走入极端,过于教条和僵化的做法,使课堂规范误入歧途。

  课堂过叶昭君统走向极端的风貌引起关切。规矩太多束缚师生

  王斌华还举例说,自从国家课程标准提出“三维目标”(知识与技能,过程与方法,情感态度与价值观)以来,很多学校要求每堂课都要体现三维目标的要求,教师只能绞尽脑汁,强行把“三维目标”拆分成更多的子目标,结果把一堂课肢解得支离破碎,严重破坏了学科教学的逻辑体系。 “其实,三维目标是一个总体要求,不可能也没有必要具体到每一堂课。多中心等于没有中心,多目标等于没有目标。 ”

课堂过叶昭君统走向极端的风貌引起关切。  “现如今,走进学校就能发现条条框框实在太多,规范太多,束缚了教师和学生的想象力,同时也扼杀了他们的创造力。 ”市教科院普教所研究员傅禄建老师表示,他们曾做过一项有关教师压力的调查,结果发现,80.1%的小学教师感到压力大,属最重。其中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,层出不穷的要求和规范无形中加重了教师的压力。

  少点规范多点创新

  另外,一些家长也反映,时下个别老师对学生要求过多,规范过严,也令人匪夷所思,简直把孩子当成了“机器人”。如划等号一定要用尺子,而且大于小于号、竖式计算、还有应用题解题过程包括“答”等也统统都要用尺子画或划直线,否则重写。又如,有老师规定,写“8”字一定不可以封口,必须开口,封口全部算错。有家长调侃说:“不如给小孩刻个等号万能章,直接盖上去,省时又省力。 ”

  对此,傅禄建呼吁,课堂不妨少一点“规范”,多一点“失范”,少一点规矩的束缚,多一些宽容,真正激发师生内心创新的火花。

    更多信息请访问:新浪中小学教育频道

  特别说明: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,新浪网所提供的所有考试信息仅供参考,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。

本文由www.98455.com发布于中小学,转载请注明出处:课堂过叶昭君统走向极端的风貌引起关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