民办沈阳市雨田实验中学2月1日包10辆大巴车载

图片 1  一份打印好的“鞍山补课课表”,里面密密麻麻排好了从2月1日到9日每节课的科目(2月2日摄)。辽宁省教育厅2月3日通报称,根据媒体曝光的线索,教育厅查处了沈阳一中学组织400名学生集体赴外市补课行为,相关责任人将受严肃处理。新华社记者潘昱龙摄

  新华网沈阳2月4日电(记者王炳坤、初杭、陈光明)辽宁省教育厅3日晚间通报的一起违规补课事件引人关注:民办沈阳市雨田实验中学2月1日包10辆大巴车载400余名学生,驱车100多公里前往鞍山市郊进行封闭补课,经媒体曝光后被教育部门查实。

  在各地“禁补令”频出的高压之下,雨田中学为何会兴师动众、铤而走险组织跨市补课?其背后反映出学校、学生双方怎样的心理诉求?新华社记者进行了采访。

  400余名学生集体转移

  2月1日清晨6点多,位于沈阳市铁西区的雨田中学校内异常繁忙。该校400余名初三学生携带书包、棉被等行李到校,坐上10辆大巴。车队行驶近3个小时来到100多公里外的鞍山市汤岗子镇,在一座部队大院内停下。

  这一过程被提前获悉的当地媒体记者一路追踪。记者进入部队院内,发现学生宿舍只有床板,楼内没有热水,有的房间挤住17人之多。当天下午2点后,老师便组织孩子们前往培训楼、多功能厅上课、上自习。

  新华社记者采访到的雨田中学一位初三学生家长介绍,1月31日是初三学生返校日,老师要求孩子们第二天携带行李、书本一早到校,前往外地几天。这位家长说,谁都知道这一要求就意味着补课,“以前学校也经常这样,都是临时通知、补课地点不先告知。随着监管加强,补课变得更为隐蔽。”

  这一行为遭到不少学生家长的反对。雨田中学另一位学生家长向记者抱怨,现在东北地区天寒地冻,学校为了违规补课、逃避监管,竟然去食宿条件这么差的地方,孩子冻感冒了怎么办?而且不准学生携带手机,万一出了什么事情怎么跟家里联系?交通安全如何保障?

  民办沈阳市雨田实验中学2月1日包10辆大巴车载400余名学生。民办沈阳市雨田实验中学2月1日包10辆大巴车载400余名学生。民办沈阳市雨田实验中学2月1日包10辆大巴车载400余名学生。学校曾以“冬令营”作掩护

  辽宁省教育厅通报调查结果前,新华社记者2日曾赴补课现场采访。雨田中学为应付记者采访和主管部门调查,一度以举办“冬令营”作掩护,要求400余名学生配合老师演戏来逃避监管。

  2月2日中午,新华社记者来到鞍山市汤岗子镇这座部队大院,被门卫拦在门外。一名警卫说,里面没有学生,更没有补课。可就在记者等候期间,一辆白色轿车拉着一名女生来到门前,10多分钟后女生和她拖着的行李箱被老师接走。记者上前询问“怎么现在才来”,家长回答,学校要求补课,可他们在老家过年,迟到了一天。

  新华社记者通过多方协调,2日下午进入部队大院。不料学校为应付采访和上级检查,竟组织学生开展起了“形式多样”的活动。接受采访的雨田中学教导主任徐振江告诉记者,这座部队大院是国防教育基地,学校怕初三学生寒假玩散了心,策划来这里举办冬令营,让孩子接受军训和国防教育,业余时间做点作业。他说,学生都是自愿参加,三天食宿费和交通费总共才150元。此外,这次冬令营时间是从2月1日至3日三天,并非如记者所了解的9天。

  记者采访时,雨田中学400余名学生有的在老师的组织下进行队列走步,有的在观看新兵训练,还有的在进行“象棋比赛”。可是面对记者镜头,学生们纷纷躲闪,在一间教室的角落,堆满了孩子们鼓鼓囊囊的书包。

  遭媒体曝光后,雨田中学甚至制作了“冬令营”活动方案来应付检查。采访中徐振江拿来一本备课簿,其中一页煞有介事地列出“洗温泉、打靶、军训”等9项活动安排。不过记者在这个备课簿的前面一页,却看到落款为2月1日制表的“九年级(即初三)补课时间表”,其中显示,每天从8:20到21:00,除午餐和晚餐外,孩子们每天要上11节课。另外记者还发现一份打印好的“鞍山补课课表”,里面密密麻麻地排好了从2月1日到9日每节课的科目。

图片 2民办沈阳市雨田实验中学2月1日包10辆大巴车载400余名学生。  学校组织参加补课的学生们观看新兵训练(2月2日摄)。辽宁省教育厅2月3日通报称,根据媒体曝光的线索,教育厅查处了沈阳一中学组织400名学生集体赴外市补课行为,相关责任人将受严肃处理。新华社记者潘昱龙摄

民办沈阳市雨田实验中学2月1日包10辆大巴车载400余名学生。  民办沈阳市雨田实验中学2月1日包10辆大巴车载400余名学生。如何落实“禁补令”?

  针对此次违规补课事件,辽宁省教育厅在通报中要求立即停止补课,迅速组织学生安全返回,对雨田中学进行全市通报批评,并追究相关人员的责任。

  记者注意到,近年来辽宁各地教育部门都三令五申严禁假期对中小学生补课,可在这样的高压态势下,“补课风”依然盛行。雨田中学此前数次遭媒体和教育主管部门曝光乱补课,可还是发生了跨市补课。

  雨田中学一位王姓学生家长说,他并不反对孩子补课,毕竟大家都在补,咱家孩子不补落后了怎么办?这一说法代表了很多家长的心态,记者2月3日采访沈阳多位中小学学生家长,寒假期间他们的孩子几乎都在补课、上培训班。

  沈阳师范大学教育学专家蒋春阳说,以高考为指挥棒的教育模式没有变,分数仍是衡量学校、老师、学生优劣的最主要标准,因此学生、学校双方都有补课需求。正因为对升学率的追求,才迫使一些学校铤而走险。

  沈阳郝女士的孩子今年上高一,假期也在参加补课班。她介绍,自从“禁补令”出台后,由学校组织的统一补课变成了打游击。他儿子参加过一些补课“黑班”,房间的防盗门、窗户封得很死,学生自己打不开,“万一里面发生火灾,孩子们想跑都跑不出来!”

  就读于沈阳和平区一所重点中学的初三学生小梅说,去“黑班”或者民办培训机构补课,收费不仅很高,而且还没有学校统一补课效果好。她数学差,希望老师能“一对一”给她补课。她妈妈则表示,“一刀切”禁补很难解决根本问题,把学校禁住了,也禁不住培训机构;应完善“禁补令”,允许一些合理的补课形式存在。

  鞍山师范学院教育学教授刘岩说,遏制违规补课除严厉查处外,很大程度上还需要全社会走出认识误区。学习效果跟学习时间不一定成正比,假期让孩子放松好,新学期才会有更大的学习劲头。频繁补课也不符合教育规律,很多补课都是赶进度,结果造成孩子对新知识重复学习,兴趣降低,效果适得其反。

  “另外,经常补课可能导致孩子的思维总是跟着老师走,降低了独立思维能力,对孩子的今后成长也不利。”刘岩说,学生、家长和老师都要防止走入依赖补课来提高成绩的误区。

分享到:

    更多信息请访问:新浪中小学教育频道

  特别说明: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,新浪网所提供的所有考试信息仅供参考,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。

本文由www.98455.com发布于中小学,转载请注明出处:民办沈阳市雨田实验中学2月1日包10辆大巴车载